趁老爸不再就玩艳母

.
我躺在床上回忆着半年前的情景,眼前浮现着妈妈的一双奶子,高挺肥大而不下垂,玉臀白嫩肥圆,阴毛又浓又多,全身香肌极富弹性,那种性感成熟的风韵,以及和爸爸作爱时的骚劲媚态,真是让我迷恋不已,当然想要能够和她夜夜春宵,缠绵悱恻地尽情享受着那男欢女爱,你侬我侬的性爱之乐啊!只可惜她的身份是我的亲生母亲,我只好断了这个念头,只能在幻想中和她做爱一番了。我就这样想着想着,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我躺在床上睡了好一阵子大觉,朦胧中像是听见妈妈在叫我起来的声音,我还以为是错觉,翻个身,仰面向上继续睡我的大觉,又听到妈妈推开门的声音,啊!我这才想起来,刚刚睡午觉前,我因为回想到半年前爸爸出国前的前一天晚上,和妈妈在他们卧室里做爱的一幕,一时兴奋,全身脱光光地睡觉,这下可惨了,妈妈正在气爸爸不回来休假的事,被她发现我这样子睡,不知道会不会引发她的怒气,拿我来当出气筒呢?我看已经来不及穿衣服了,索性就这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看妈妈的反应如何再作打算。
只见妈妈果然娇脸含怒地走了进来,看到我脱光躺着睡,粉脸霎时又惊又怒,还有一点儿喜色哪!自从半年前,我就知道妈妈其实外冷内热,是个闷骚型的女人,结婚以来,和爸爸享受着性爱的甜蜜,这时因为已经半年没有再获得那种欲仙欲死的快乐,所以才会变得个性有点浮燥,动不动就发脾气。只是她这时乍一看到我下体的那根阳具,虽然还是软绵绵地垂在我的大腿边,不过据我的估计,已经和爸爸完全勃起时的长度差不了多少了,假如再硬涨起来,那不知道会有多惊人哪!看得妈妈不由得用玉手抚住她的小嘴,吓得她芳心狂跳,但是她知道如果鸡巴越粗越长,做起爱来带给女方的感觉就会更强烈、更刺激,也会有更多次的高潮出现。
妈妈愣得呆呆地站在我床前不停地遐想着,只见她不自觉地伸手到她的小内裤里磨擦着,可能她那已有半年没和大鸡巴接触过的小肉穴儿已经湿淋淋了吧!
性欲之火不断地在妈妈的娇靥上和心坎儿里燃烧着,我知道她这时正处于天人交战的时候,一方面她是极想要一根大鸡巴来替她解觉性欲,一方面她眼前的我却又是她的亲生儿子,在世俗的关念和伦理的道德上,全都不容许她和我通奸。我眯着眼睛静待她的决定,心情可也不比她轻松多少哪!
可能她内心的欲火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只听小嘴儿里轻叹了一声,媚眼里射出欲念的火花,耐不住那春心荡漾的煎熬,伸出颤抖着的小手,轻轻握住了我那软垂垂的鸡巴,缓缓地套弄起来。一面偷看我是不是还在睡觉,大屁股坐上了我的床沿,迟疑了一会儿,慢慢地俯下身子,用一只手握着我渐渐粗长壮硕起来的大鸡巴,张开了她的小嘴,轻柔地含起了我那鸡巴顶上的大龟头。我猜妈妈正专心吃着我的大鸡巴,便偷偷地睁开眼睛,只见妈妈正用她的左手轻扶着我的大鸡巴,低头淫浪地伸出香舌舐着我的马眼,那张小巧却性感而肥厚的香唇正不停地套弄着大龟头边的棱沟。慢慢地我的大鸡巴被妈妈吸吮得勃起了,塞得她的小嘴儿里快含不住了,妈妈才赶忙把它吐了出来,用手握住大龟头,玉指在红嘟嘟的鸡巴头上的肉轻抚着、逗弄着,她的右手则握着粗大的鸡巴轻轻地套弄着。妈妈边玩我的大鸡巴,一边小嘴儿里还轻轻地叹着声道:
『哎呀!好粗、好大、好长的特大号鸡巴哪!』我那根本来就粗逾常人的大鸡巴,经过她的逗弄捏抚下,此时更是硬涨得吓人,大龟头像颗小鸡蛋般顶在鸡巴头上,这时已被妈妈吸吮得火红而发紫,整根的大鸡巴也一抖一抖地在妈妈的小手儿里颤动着,使妈妈瞧得更是欲火如炽,两手紧握着还有二寸多露在外面哪!
妈妈这时已经不管她和我之间的血缘关系,站起身来,很快就把她身上的衣裙全部脱掉,一丝不挂,娇躯赤裸裸地站在我的床前。只见她全身雪白、丰满滑嫩的胴体,挺翘的肉峰,肥凸的玉臀,而她正用那对浪得出水来的媚眼,漾着勾魂的秋波,柔柔地看着装睡的我呢!
妈妈像是越看越爱的模样,忍不住又弯下身,再度握着我的大鸡巴,伸出香舌沿着马眼,一路从顶端舐到根部,到了那毛茸茸的阴曩边,更是饥不择食地张口将我那两颗肥硕的睾丸含进小嘴儿里,吞吐吸吮着。
到了这种时候,从大鸡巴上传来阵阵的快感,我再也装睡不下去了,起身一看美艳性感的妈妈,此刻正贪婪地俯在我的下身,吸吮含弄着我的大鸡巴,妈妈这时脸上所显出来那欲火难忍的淫荡之态,真是令人着迷,全身赤裸洁白的肌肤,丰满的胸脯上,矗立着一对高挺肥嫩的大奶子,纤纤细腰,小腹圆润,大屁股肥翘椭圆,胯下的阴毛浓密、又黑又多,玉腿修长,天香国色般的娇颜上,泛着淫荡冶艳、骚浪媚人的笑容,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
从那大鸡巴上传来的麻痒,不由得使我哼叫着:『唔……好妈妈……哼……
哼……你的小嘴……喔……含的我……真爽……喔……亲妈妈……用你的……浪……嘴儿替……儿子……含紧点……对……用力……吸……嗯……好……舒服呀……唔……亲爱的……小骚货……妈妈……再……再吸……嗯……』妈妈用她那滑嫩的小手儿套弄着大鸡巴、温热的小嘴儿含着大龟头、灵巧的小舌头则舐吮着扩张的马眼,这种三管齐下的挑逗技巧,直把我惹得淫心大动,欲焰高烧,全身舒畅得想要发泄,急欲享受她那身雪白软香的肉体。
于是我忍不住地起身推开她的粉脸,一个大翻身,将妈妈推倒在床上,猛地纵身压到她丰满滑嫩的肉体上,妈妈这时也被炽热的情火烧得意乱情迷,俩人便在床上扭成一团,热烈地缠绵、亲热地嘴对嘴蜜吻着。我们母子俩如干柴烈火,情不可制地吻了好久,妈妈终于自动地分开了她的粉腿,伸出微抖玉手紧握着我那只粗壮的大鸡巴,拉抵到她的小穴洞口。
我用大龟头在她湿润肥厚的阴唇口外磨着、揉着、顶着、揉着。妈妈的小嫩穴被我的大鸡巴又磨又顶得她全身酸麻,阴户里奇痒无比,淫水直流,浪得直叫道:
『唔……大鸡巴……儿子……妈妈的……小穴……快……快要痒死……了啦……哼……人家要……你……要……大鸡巴……哦……快……插进来……嘛……
啊……小穴里……好痒……快嘛……嗯哼……哼……』她这时感到前所未有的需要,啃噬着她的春心淫欲,玉靥娇红,欲情泛滥,那股骚媚透骨的淫荡模样,激得我大鸡巴更形暴涨,顶在她的小浪穴口乱跳着。
妈妈继续恳求我快插干她,一声声婉转娇媚的呻吟,不停地在我耳边萦绕着,而她的大屁股也不断地摆动,急速挺抬小骚穴,恨不得将我的大鸡巴就这样一口吃进,又听到她叫道:
『亲哥……哥……妈妈的……大鸡巴……亲……亲儿子……快……哼……快嘛……唔……快把……大鸡巴……给……小浪穴……妈妈……哼……亲亲……求求你……好痒……哼……哼哼……快……插进来……嘛……嗯……快嘛……』我被妈妈这淫媚的骚态诱惑着,我的欲火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迅速地将屁股向下一挺,整根粗长的大鸡巴就这样『滋!』的一声,借着她阴唇上的淫水,滑进了妈妈的小浪穴之中了。
只听得:『哎唷!……亲儿子……妈……好痛……啊啊……轻点……喔……
小穴……涨死了……啊……』从来没有被这幺粗长的大鸡巴插进小穴里的妈妈,感到她的阴户像要被我插破了,浑身阵急剧的颤抖,竟然昏迷了过去。我这时已被她挑起满身的欲火,不管妈妈疼得昏了,使劲地用大鸡巴直肏着她的小肉穴,整根到底后,顶着花心,接着在穴心儿上揉弄了几下,猛地往外直抽,在小穴口又磨来磨去地,然后再次狠插而入,直顶花心,连续插了数下。
这一番拨弄却又把昏迷中的妈妈给干醒了,她醒来后叫道:『啊……大鸡巴……儿子……你……好……厉害……哎唷……把妈妈……插得……死去……活来……要痛快……死了……哎哟……』妈妈的小穴在我大鸡巴的连续攻击下,已渐入佳境了,而她的花心被大龟头连连顶揉着,也酥麻爽快地直流着淫水,从阴户里往外溢出,顺着她的屁股沟流湿了我的床单。她又叫着:
『哎唷……大鸡巴……插得……妈妈……好……好爽……唔……亲儿子……
你……干得……妈妈……太……美了……冤家……妈妈……今天要……死在……
你的……大鸡巴……下了……哎哟……啊啊……好……好爽……哪……』天生骚媚淫荡,外表却又圣洁高贵的妈妈,在和我奸上后,被我这大鸡巴肏干得引发内心的浪劲,加上爸爸出国已有半年,使久未被插的她此时更是热情如火、恣情纵欢,乐得只要欲情能填、小穴满足,就算我将她的小嫩穴插破了,我想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接着她又很有经验地把她的两条玉腿抬高,盘绕缠在我的腰背上,让她迷人的小穴更形突出,也变得更加紧窄,一双玉手也用力地紧搂着我的背部,娇躯扭动,大白屁股摇摆抛挺,骚浪地哼道:
『啊……啊……大鸡巴……亲哥哥……哎哟……爽死……我了……喔……妈妈……爱死……亲儿子……的……大鸡巴……了……哼……美……美死了……唔……又……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唔……哼……』妈妈的淫浪叫声,激发了我心头的熊熊欲火,这样抽抽插插,干了两、三百下之后,突然我将屁股一缩,把粗长的大鸡巴从妈妈湿润润、红通通的紧窄小嫩穴里抽了出来。这个突然要命的举动,让妈妈那淫乐得正爽的心儿差点掉了下来,小骚穴里一阵的空虚,使她失神地睁着那对水汪汪的媚眼,香汗淋淋地娇喘着道:
『哎唷……好儿子……亲亲……你怎幺……把……大鸡巴……抽走了……嘛……快再……再插进来……妈妈……还没……过瘾呢……快呀……妈妈要……要你……的……大鸡巴……嘛……我还……要……嘛……』她弓着背脊挺起,忙伸出手要来捉住我的大鸡巴,要它往小穴穴里插进去。
我见了妈妈这种冶媚的骚荡神情,赶忙抓住了她的玉手,色眯眯地道:『来!骚妈妈,我想换个姿势,从你的背后插小穴,好不好?』妈妈用她的媚眼儿白了我一眼,淫浪地道:『小冤家,你要换个姿势插妈妈,为什幺不早说?害得人家小穴里好痒、好难过呀!』说着,妈妈急忙把娇躯一扭,伏身屈膝地,翘起她那肥白高耸、丰满柔嫩的大屁股,把两条白嫩圆滑的玉腿当中分开,突出了她浪水淫淫的阴门,饱满的阴唇展露在我眼前,那鲜艳红嫩的桃源洞口,已被她流出来的淫水弄得滑滑润润的了,连穴口附近的阴毛都湿了一大丛哪!
我一边欣赏着妈妈丰满滑嫩的半月形肥臀,一边用手怜惜地一阵轻揉爱抚,再用那条粗长壮硕的大鸡巴,在她光滑细洁的屁股肌肤上搓磨着。
妈妈大概觉得那根肉棍子在她玉臀上搓得使她难过异常,一阵酥麻、一阵骚痒,不由得使她再度流下了一大堆润滑的淫液,她实在是痒得不得了,便摇动着肥白软嫩的大屁股承迎着,回过头来抛了个媚眼给我,道:
『嗯……亲亲……快点嘛……你的……大鸡巴……磨得……人家……难过死……了……』在妈妈那娇声淫语的催促下,我看着她那肥嫩的玉臀,心理头也着实一阵肉紧,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她的屁股肥肉几下,板开臀缝,握着大鸡巴,将硕大的龟头塞进了妈妈的小穴洞口,腰力一挺,大鸡巴便往小穴洞里干将进去了。
我那大鸡巴重回娘胎里观光,肏得妈妈淫趣大发,乐得发狂,柳腰款摆,荡态迷人地浪叫道:『哟……哎哟……会干穴……的……大鸡巴……儿子……妈妈……好……啊……好爽啊……我……我爱死……你了……亲哥……哼……快……
用力顶……哼……啊……大鸡巴……哥哥……插……插进……子宫……里……了……唔……嗯……大力点……对……妈妈的……小穴……浪……浪给……大鸡巴……亲……儿子……了……啊……啊……啊……』我感到妈妈的娇躯丰满圆润,香肌嫩软凝滑,用这种姿势干她,使她特别肥嫩的大屁股顶到我的小腹上,觉得软香无比,不由得激起我满腔的欲火,上身一趴,伏上她的酥背,双手环到前面去握着她雪白粉嫩的大奶子,猛烈地挺动屁股,让那粗硕硬长的大鸡巴,次次狂捣花心,给她一阵疯狂的满足,好让她欲仙欲死,永远地拜倒在我的大鸡巴之下。
妈妈趴在床上被我干得全身酸软,骚浪地大叫着道:
『哎唷……哎呀……我……的……大鸡巴……亲丈夫……我爱……我……受不了……唔……大鸡巴……儿子……你那……肉棍……好……凶……哎哟……顶到……花心……唔……可爱的……小冤家……我要……泄了……』妈妈虽然和爸爸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夫妻生活,小浪穴里也不知道干进多少次的鸡巴了,但她一生中却只经历过唯一的鸡巴,所以她今天被我这支粗长而又耐力十足的大鸡巴,狂插猛捣得使她血脉喷涨,紧窄的阴道璧的嫩肉,一阵子缩放不已,像小嘴儿一样地吸吮着大龟头,爽得我的大鸡巴像被小孩子吸奶一样地舒服,舒畅地对着她说道:
『唔……浪妈妈……你的……小肉穴……好紧……使我……好舒服哟……哦……你的……花心……吸得……好……妙……哼……夹得……好爽……喔……我……全身都……酸……酥酥的……嗯……』妈妈见到我对她那迷恋陶醉的神色,内心淫浪骚荡的她,为了让我更舒服,极尽可能地用她所有柔媚娇艳的女人本能,尽情地施展着。只见她媚眼横飞、荡漾春色,白嫩丰肥的玉臀,前后左右地抛挺承迎着,像一层层波浪般地扭摆着,全身娇躯的细皮嫩肉不停地抖颤着,浪哼不已地呻吟着道:
『唔……大鸡巴……亲……亲答答……这样……你……舒服吗……嗯……小浪穴……要让……你……更爽……哎呀……冤家……你顶得……好……狠……哼……唔……大鸡巴的……好儿子……妈妈……的亲……丈夫呀……啊……小穴美……美……死了……唔……哼……哎哟……妈妈……要丢……丢……丢了……啊……要丢出……来了……』妈妈真是个娇媚的淫荡尤物,天生骚浪的她,被我的大鸡巴干得让她淫水狂流,舒畅透骨,花心抖颤颤地张合着,泄出了烫热热的阴精,浑身体酥力疲、四肢酸软、娇喘吁吁地被干得死去活来,痛快至极。
我则越战越勇,挺着坚硬粗长的大鸡巴,温柔地将妈妈的娇躯托起,说道:
『心爱的妈妈,我们再换个姿势来干,好吗?这样子趴着你太累了。』妈妈柔媚地道:『嗯……小冤家,妈妈的心肝宝贝,你好会插干小穴,妈妈好爱你啊!只要你喜欢,妈妈这全身的嫩肉、小穴,任你高兴,爱怎幺享受就怎幺享受吧!妈妈这一生再也离不开你的大鸡巴了。』妈妈娇柔无力地轻声细语示爱着,听得我心爱不已,忙将她丰满的玉体侧卧放在床上,抱起她滑润的大腿,屁股坐在她的另一只大腿,扶着大鸡巴采侧交的方式干进小穴,一挺一缩地交媾着。妈妈又开始哼着:
『哎唷……唔……大鸡巴……又……顶进……花心了……哟哟……亲亲……
你好壮……喔……妈妈……妈妈……又……又要……浪……浪了……』这时我从侧面的高处俯视着她娇媚的玉容,右手抱着粉腿,左手握揉着丰润肥嫩的肉乳,施展挑逗的技巧,想引她进入快乐的高峰,大鸡巴插在小骚穴里,疯狂猛力地抽送着。妈妈的脸上泛着骚媚的淫笑,快活地浪哼着道:
『啊……大鸡巴……儿子……妈妈……服了你……了……嗯……美……好爽……哼……嗯……用力呀……快……喔……哦……』只见她淫浪地摆抖着肥大的奶子、扭舞旋转着肥臀,尽力配合着我的抽送,享受我恣意玩弄和插穴的快感,极尽骚媚地浪叫着道:
『嗯……唔……亲儿子……你……太壮……了……唔……妈妈的……小……
浪穴……美……唔……爽死了……啊……妈……妈妈……又要……出……啊……
出来了……唔……大……哼……大鸡巴……亲哥哥……啊……妈妈……不行……
了……啊……丢……丢了……啊……』妈妈她虽然在床上淫荡骚浪,但她还是初次遇到像我这样的大鸡巴,几百下的插弄狂干,已足以使她灵魂飘散,再度酥酸遍体,泄了两次的身子了。经过这两三次变换姿势的肉搏,我和妈妈这场风流的床戏也玩了将近二个多小时了,感到妈妈这身火辣辣的娇躯,淫媚十足、骚浪透顶,真不愧我生平所见到过的第一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