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另类  »  欲望之蛊

欲望之蛊

.
幽暗、浑沌、漆黑、死寂,潮湿而郁闷的空气充斥着可见的每一处空间。这里是某个地下迷宫,来自各地的勇
者们最为热衷的场所,充斥着无数的财宝、古代的知识、强大的魔法、锐利的武器。尽管危机四伏,人们仍被欲望
所驱使,不分男女老少,疯狂的将生命倾入这血腥与恐惧的深渊。不知道是地下几层的某座石室中,四个冒险者找
到了一座祭坛,祭坛上端正的放着一个散发着光辉、半透明的银瓶。瓶中,依稀可见某种淡蓝色的液体在缓缓翻腾
着,彷佛拥有生命般。『多漂亮呀……‘一位面容姣好的女性牧师说道。『爱丝琼的目光真好,这一定值不少钱。
’另一个身材中等的男性盗贼附和着,女牧师爱丝琼对他皱了皱眉头,对盗贼刻意的讨好显的不甚欢喜。『别说废
话了,佛顿,快检查瞧瞧有没有陷阱。‘看似领队的男性战士对盗贼下了命令。只见被称为佛顿的盗贼耸了耸肩,
慢条斯理的走近祭坛,开始四下调查起来。『兰丽,你看那像是什么呀?’趁着这空档,爱丝琼向身后的女法师问
道。『可能是某种魔法药吧……‘女法师兰丽淡淡的回答着。


兰丽虽然也颇有姿色,但与爱丝琼相比之下,总是少了一股高洁气质,多了些阴阳怪气。队中的另外两名男性
夥伴,总是逮到机会就向爱丝琼献殷勤,常常忽视了兰丽的存在。为此,兰丽对爱丝琼总是抱持着相当冷淡的态度。
说的明白点,她一方面自信女性魅力不输给爱丝琼,却又不得不承认那股气质是她一辈子都难以拥有的。眼看着男
人总是忽视她的存在,拼命讨好爱丝琼,这股妒意早就累积到了随时都可能濒临崩溃的地步。『喂!雷蒙!事情有
点古怪。‘佛顿在祭坛旁探看了老半天,似乎找到了些什么。战士雷蒙皱了皱眉头,回头对爱丝琼一笑,走到佛顿
身边,低头看向佛顿所指之处。雷蒙低头念到:「欲望……之……蛊……?这是什么东西?’祭坛下方刻着古老的
碑文,雷蒙的父亲是个着名的冒险家,从小就敦促儿子熟习各种冒险生活所需的技能与知识,研读古文正是其中一
种。虽然身为法师的兰丽除了共通语之外也精通数种其他语言,但论到见识之博、阅历之广,依然不及雷蒙家数代
相传的冒险经验。『欲望之蛊?!‘听到雷蒙的喃喃自语,兰丽吃了一惊,上前道:「让我看看。’雷蒙与佛顿退
后了两步,方便兰丽观察碑文。只见兰丽上身前倾,仔细观察,让曲线玲珑的臀型尽入雷蒙与佛顿眼中。诱人的景
观让两人暗暗心惊:「这女人原来也挺骚的!‘若不是爱丝琼的目光怒瞪而来,两人免不了还要大加观赏一番。


好半晌,兰丽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道:「这果然是欲望之蛊。‘其他三人的目光集中到她脸上,静待她继续说
明。兰丽不知道是因为发现了重大音讯而镇静,或者是因尴尬得被注目而高兴,脸上泛起一片红潮,显的娇艳欲滴。
『根据我所知道的……’兰丽道:「……欲望之蛊据说是某种能让人获得至高无上快乐的魔药。』‘什么样的快乐?
『佛顿插嘴问道。兰丽面无表情道:’性的快乐。『说到这,众人都不由的突然感到一阵心跳,身体中的某个开关
似乎已被触及。兰丽续道:‘简单来说,这是一种超强力的媚药,不论男女服用,都会成为性爱高手,而且能让自
己跟对手都享用到极端的快感。『听到这里,两个男性显的兴致勃勃,爱丝琼却避过了头,一阵讨厌的表情;但脸
上却也不自禁的泛起了两抹艳霞。’……不管怎样,这看来是相当贵重的东西,我们就把它拿去卖了,四人均分吧。
『眼见场面有些尴尬,雷蒙抢先说道。众人既然没有其他意见,佛顿便解除了安装在祭坛的陷阱,随手拿起药瓶扔
进了自己的背袋。其他人眼见他如此顺手,心想也不怕给他一个人私吞了,便都没有说话。当晚,一行四人便在这
间石室中扎营。石室周围还有几个小房间,虽然不甚洁净,却也没有风险,个人自寻一间,彼此相安无事,没有出
事便谁也不来打扰谁。


佛顿一个人躺在睡袋上,身旁点着小油灯,手上把玩着那个药瓶。他看着药瓶中不断翻腾的淡蓝色液体,脑中
不知想些什么。只见他急促的呼吸了几声,坐起身来,把头探出房外四下张望,确定其他人都在自己房间中;雷蒙
在整理武器,兰丽在喃喃念咒,爱丝琼的房间没有声音,想来是睡了。佛顿轻巧的回到睡袋上,猛的吸了一口气,
下了决定,一口气打开了药瓶,把里头那些液体全都倒入了口中!淡蓝色液体黏黏的、滑滑的,还会在喉头之间蠕
动,好不容易才吞了下肚。佛顿心想:‘我喝下去了!我喝下去了!『,就在这时,一股火热的欲望急速在他股间
凝聚,佛顿的裤挡高高隆起,褪下裤子一看;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自己如此威严的模样,看那尺寸,比平常粗了一倍、
大了一倍、表面青筋盘绕,头顶菱角分明,又硬又热,正是足以让女人欲仙欲死的绝佳利器。’佛顿!『一声女人
的低呼自门口传来,佛顿抬头一看,正是兰丽。她一脸惊愕,却目不转睛的瞪视着佛顿股间,眼中不自觉的喷发出
妩媚的火焰。


佛顿邪邪一笑,索性脱光了全身衣物,让身体挺拔的模样完全显现。兰丽平常虽然有些鄙视他,眼前却不由得
被他所接收,只觉得佛顿的巨大分身就是自己所追求的一切,鼻翼微张、脸泛红潮、整个皮肤好像都绷紧了不少、
连衣服下的双乳都已经翘挺起来,轻轻一动,都可以感觉到布料擦过乳头的快感,两腿之间更是不中用,自己都可
以感觉到已经有了湿润之感。眼见兰丽的模样,佛顿心中大喜,一把轻巧冲上前搂住了兰丽,兰丽也不挣扎,软软
的身躯任由他抱在怀里。佛顿确认雷蒙跟爱丝琼没有任何动静,便施展开盗贼无声潜行的技巧,将兰丽抱到了更偏
远的一间石室中;在这里就算大吼大叫,那边也是听不见了。‘你……喝了欲望之蛊……?『兰丽娇柔的声音之中
只有臣服,没有责难。’没错,你马上就要跟我一起品嚐欲望之蛊带来的至高无上快感了。『佛顿戏谑道。听到这
样,兰丽心中竟然升起了莫名的欢喜,虽然隐隐觉得似乎不太对,但此时的她却已经被佛顿身上散发出来、混合着
欲望之蛊的男性滋味给彻底征服。她如今脑袋里能想到的,只剩下即将到来的性爱欢娱。佛顿知道这就是欲望之蛊
的力量,大喜之下快速将兰丽给脱了个精光,兰丽也不反抗,任由他卸去自己身上的一切束缚;事实上,不是她不
反抗,而是她已经不知道要反抗了,相同的还颇有欢欣之意,觉得自己好快乐,也不知道为什么。佛顿毫不客气,
扑上了兰丽的身体,一边与兰丽狂吻,吸吮她那带着玫瑰香味的舌头,左右手也毫不客气的开始揉捏翘挺丰满的两
个大乳球,只觉两个乳球热烫又柔软,坚挺的乳头更是美好玩具,每次一捏弄,兰丽就要娇吟不已。片刻不到,兰
丽的两腿之间已经成了水乡泽国,佛顿呼吸粗重的扛起兰丽双腿,腰部一挺,分身就滑入了兰丽湿暖柔润的肉壶之
中。受到佛顿体液的刺激,兰丽的秘处狂缩猛绞,像是不断跳动的肉管般仅仅夹弄着佛顿的分身,佛顿在不断抽送
中,每一次进出,都享用到忽紧忽松、紧咬慢吮的快感。兰丽也感觉到两腿间那钢热的肉棒,回回深入花心,从里
到外,都深切感受到那股灼热与坚挺,整个阴道内的感觉器官,彷佛比平常敏感了十倍以上,而身体摩擦带来的快
感,也比平日提升了数倍之多。


狂抽猛送了没多久,两人的快感都是越来越高升,只感到全身都要化成性器,就算是头发受到和风一抚,都是
惊人的敏感高兴。此时兰丽的双手双脚,早已死死夹紧佛顿的身体,佛顿也紧抱着兰丽,拼命的吸吮她上身各处。
只见兰丽猛的一阵僵硬,两人接合处明显传来一阵拍水声,却是兰丽达到了高潮,体内产生惊人的激烈收缩与蠕动。
佛顿也在此时感受到另全身寒毛都要耸立的快感,分身坚硬到了极点,深深捅入兰丽体内,尽情享用兰丽高潮的反
应,然后再也忍不住,马眼紧扣着子宫口,数量惊人的烫热液体就这么射入了兰丽体内。这段放射足足有三十秒,
却仍然未完,兰丽固然是被射的愉悦无比,佛顿也喷发的畅快淋漓。


然而,佛顿渐渐感到有些情形不对了。一分钟、一分钟三十秒、两分钟、两分钟三十秒……整整三分钟过去了,
他还在射精!兰丽的肚子已经微微鼓起,证明她的体内满满都是佛顿的精液,可是佛顿依然还在发射。惊人的快感
仍然在脑海中流窜着,兰丽只期望这高潮永远不尽,佛顿却是在快感中紧紧抓着最后一丝理智。虽然正在无边的快
乐中,但是一丝恐慌却逐渐掳获了他的心灵。‘兰……兰丽……『佛顿一开口,才发现他的声音如此嘶哑,他身体
中的水分正在不断的射向兰丽体内,而且有不少已经从两人的接合处流了出来。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有一股特别浓
稠、隐隐蠕动的液体接连不断的从自己体内喷入兰丽腹中,这股快感强烈的攻击他的心灵,让他在临终前享用到了
真正’至高无上的快乐『佛……你好……棒……‘兰丽欲仙欲死中,只能迷迷糊糊的看到佛顿那恐惧与快乐交织的
脸逐渐乾枯,而她还无法思考这是什么事情,只因快乐已经占领了她脑中的所有空间。她在不断的快感来袭中逐渐
昏迷,依稀感觉到的最后一件事,是某些黏腻的液体自佛顿体内注入了自己的子宫。那液体在自己的腹内不断搔动,
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舒服。


佛顿死了。『雷蒙、爱丝琼与兰丽站在佛顿的尸体旁,佛顿整个人的水分好像都被抽乾了,而双腿间那根乾枯
的肉柱,却仍然保持着惊人的硬挺状态。爱丝琼不敢多看,避过了脸。兰丽却是满脸镇静的冷淡道:‘看来像是他
孤身一人外出,却遇到了女淫魔之类的怪物,吸乾了他全身体液。『虽然她没有说是怎么个’吸乾『法,但即使是
爱丝琼,也心知肚明佛顿是从两腿间那柱状物之处被吸乾的。兰丽醒来时,便惊觉自己身无寸缕,但仔细一看,她
依然是在自己的房间内,衣服在身下散乱着,两腿间湿润不堪,她慌慌张张的清理自己,穿上衣服,依稀记得昨夜
曾经见到佛顿赤裸着下身,两腿间的雄壮威猛堪称她生平仅见,之后就迷迷糊糊的,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非常快乐、
非常快乐的梦。虽然想不起来这个梦的内容,但是才一想到,就觉得身体似乎敏感了起来,心想自己大概是压制太
多了,昨天说不定还被佛顿讨了便宜,也只能暗骂自己淫荡。岂料今天一集合,三人发现佛顿不见踪影,他的房内
衣物零散一地,还有那欲望之蛊的空瓶,三人脸色不由凝重起来,四下寻去,便找到了尸体。兰丽脸上虽然不动声
色,心中却是暗暗一惊,心知昨天必然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不定还跟自己有关,只是却怎样也无法记得。雷蒙用佛
顿的披风裹住他的尸体,和他的遗物放在一起,由爱丝琼进行净化的祷告,以免佛顿的尸体化成不死生物。‘兰丽
……『雷蒙站在兰丽身边,眼望着爱丝琼的背姿道:’……佛顿的死,跟那失踪的欲望之蛊可能有关系。『兰丽不
置可否的应了一声。雷蒙又续道:‘我在想,会不会是佛顿喝了那罐欲望之蛊才出事的……『兰丽道:’也说不定。
『雷蒙皱了皱眉,转过头看着兰丽,严肃的说道:‘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跟欲望之蛊有关的事情没有说出来?『
雷蒙见兰丽故做镇静冷漠,心想莫不是兰丽隐瞒了什么,才使得佛顿毙命于斯,却不知道兰丽自己都胆战心惊,不
知道昨夜发生什么事情。’没、没有!『兰丽惊道:‘我真的没有隐瞒什么,我全都说出来了。『雷蒙见兰丽的样
子不似作伪,便不再吭声,转过头去继续看着艾斯琼的身影,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因为欲望之蛊没了,三
人遂决定继续深入迷宫冒险,待寻获什么贵重宝物,再做回到地上的打算。这一天,三人向下深入了两个地层,却
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当晚他们在一座荒废的地下小镇休憩,以镇内最大的石屋作为扎营地。在地下迷宫中,这
算是相当稠密可以安息之处,三人尽皆欢喜,心想昨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今天可要好好休憩一趟。这间大石屋
过去似乎是当地镇长的宅邸,里头许多房间都有石制寝台,虽然布料制品早已破烂,但把睡袋垫上去,依然比在地
上就寝要舒服的多。当晚三人决议在最大的一间石室休憩,这里有六座石床,看来是给卫士使用的休憩室,三人各
占一席,就着微弱的油灯稍做闲谈一阵,便各自睡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兰丽突然惊醒过来,她感觉到自己的小腹一阵激烈蠕动,唤醒了她的性欲。那种蠕动的感觉
越来越激烈,身体也越来越湿热,她忍不住就想自己解决一番,于是悄悄的下了床,溜到了隔一段距离的另一间石
室去。这间石室似乎是镇长的寝室,她今晚本来想独居在这里,但为了雷蒙说的要彼此互相照应,只好忍耐着一起
睡在卫士休憩室中。如今她偷偷溜过来,心想今晚要好好的安慰自己一阵,然后在这里舒舒服服的睡个饱。奔走到
这里时,她的小腹也蠕动的越来越频繁。兰丽曾经听说过好色的女人如果渴望男人的滋润,子宫会自行不断的收缩
活动,她心想原来自己就是个这样的色女。此时一躺上床,早已忍耐不住,将衣服脱到一旁地上,敞开睡袋,两腿
大开,左手开始燃拈自己的乳头,右手也探到下身,尽情的抚慰自己寂寞的肉体。随着她的爱抚,小腹中的感觉也
越来越强烈,体内飞快的湿润了起来,就在她想着期望真有男人来爱她时,突然感觉到自己肚子内竟然伸出了一根
东西,充实了她空虚的阴道,而且伸到体外,开始挑逗后庭之处。‘这、这是!『兰丽一惊,坐起身往自己腿间一
看!一根淡蓝色的触手自她阴道窜出,往下一弯,尖端正在沿着后庭门刮弄,让她非常舒服。就这么一呆,兰丽的
右手停了下来,没再继续爱抚自己两腿间的小肉豆,兰丽便立刻感到小腹内又是一根物体自阴道中窜出,这一根却
是向上一折,代替兰丽的右手,盘住阴核滑动。


这强烈的快感袭来,顿时让兰丽全身僵硬,只感到小腹内越来越多触手滑出,每一根触手滑出来,都让阴道中
产生一股快感,每一根触手出来,或逗弄阴唇、或逗弄阴核、或沿着后庭蠕动、或判住双腿、或向上延伸爱抚肚脐、
揉捏双乳、挑逗乳头、甚至竟有触手滑入兰丽的口中卷弄舌头。兰丽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全身已经被自己腹内伸出
的数十只纤细触手给周身爱抚了起来,只觉得这些触手周身滑腻、还不断喷出不知名的香浓液体,浑浑噩噩间,也
不知道喝了多少,就这么沉浸在快感的地狱之中,上上下下都被越来越多的触手给包围了。这些触手一边逗弄着兰
丽,一边还逐渐变化。玩弄着阴核、乳头等处的触手变成了吸盘状裹住整个颗粒爱抚,玩弄后庭的触手绞成麻绳模
样差了进去扭转,玩弄尿道的触手化成细细一根探入其中刮弄,甚至逗弄肚脐的触手,也插入了肚脐之中!兰丽只
感到全身上下好像快要溶化了普通,无量无尽的快感充斥周身,没有痛苦,没有恐惧,最好永远像如今这样。


触手不断的分泌、喷出液体,不断的在她身上各处爱抚、蠕动、抽插,甚至到后来,更直接将触手插入了她的
乳房与阴核中,不断的灌入不知名的液体。只见兰丽的双乳越来越大,乳头不断膨胀,阴核硬挺扩张,眼见已经变
成两颗巨球的乳房上,高耸着直挺坚硬的乳头,而不断成长的阴核,早已经化成有如昨夜佛顿跨下之物普通巨大的
肉棒。更多的触手自兰丽体内涌出,化成了有如帮浦般的套状物,紧夹住兰丽勃起的乳头与阴核,开始拼命的吸吮
起来。而深入后庭的触手,则不断的吐出诡异的液体,这些液体不但含有转化痛觉为性高潮、提升快感的功能,最
重要的是,那还是一种能够快速接收的营养液。兰丽的阴核被套状触手不断夹吮后越发坚硬壮硕,只见此时另一根
触手化成尖刺般的物体进入套状物中,朝着阴核勃起的尖端中央狠狠一刺又拔了出来,这激烈的动作对兰丽毫无痛
楚,却产生了有如射精的快感!事实上,兰丽的阴核真的开始不断喷出了白浊的精液,只是置身于极乐中的她,早
已经无法分别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阴核中喷出的精液被套状物导下,与双乳中抽出的乳汁混合,又沿着肚脐的触手回输到兰丽腹中。兰丽的
双乳与阴核不断的喷出,后庭大肠中的触手就不断分泌营养液补给,于是越来越多乳液与精液的混合物自兰丽的肚
脐输回兰丽的子宫中,而兰丽的肚子也越来越鼓涨!没有多久,兰丽的肚子已经膨胀到比自己本身还大的程度,早
已超越了人类的极限!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就为了让这肚子长成,其实她的脊椎早已断裂,身体已经分成了上下两
截,之所以还能有无量的快感涌入脑中,也是因为触手自她的尾椎刺入,沿着脊椎贯顶直到脑部,以便代替她的神
经。兰丽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废人,不知道自己的肚子鼓成巨球,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改造的不成人
样!更不知道……她即将生产出一个足以毁灭全人类的欲望生物。是的,欲望之蛊早已随着佛顿死前的最后射精,
在兰丽的子宫中着床,经过一天的怀孕,欲望之蛊便已经成熟,藉着给予母体至高的快乐来获取诞生必要的物资。


只见兰丽巨大腹部之下那早已被触手群撑的不像话的阴道口突然被撕裂了开,整个下半身被扯成了左右两半,
而此时,兰丽则尝到了最强大、最激烈的快感!她的身体随着这一撕裂,一股脑的放射出大量液体,甚至连套在乳
头与阴和尚的套状物也因来不及接收而炸裂开来!这本来应该是足以置人于死地的痛楚,却因为欲望之蛊的关系,
转化成为人间绝对无法享用的、来自魔界与地狱的无上快感。随着兰丽的身体被撕裂,一团物体自兰丽腹中诞生。
只见这团淡蓝色的胶状物快速扭曲变形,逐渐化成了人的形状站立起来。除了全身都是淡蓝色的之外,这个‘人『
赫然就是兰丽!或者说,一团长的像兰丽的淡蓝色胶状物?又或者是淡蓝色的兰丽水晶雕像?只见胶状兰像个人般
缓缓走到尚存焉焉一息、但也只剩下上半身是完整、下半身已经烂成一沱的兰丽身边,缓缓跪下。胶状兰丽轻柔的
捧起兰丽的头,低下去给了她临别的最后一吻。经历了至高快感的兰丽,早已变成了神经错乱的废人,这一吻,她
也永远不会明白其中的意义了。


‘胶状兰丽『放下死去的兰丽,伸出双手化作千百只细细的触手插入兰丽的脑中各处,接收了兰丽脑中所有的
知识与情报,随后扒下了兰丽头脸、上身。双手的皮肤,覆盖在自己身上,又拿起兰丽的衣服穿上身,遮盖住淡蓝
色的身躯,只略微露出脸孔下半部到胸口上头的部分皮肤与双手。远远看来,这就像是兰丽本人普通。’胶状兰丽
『将自己装扮的与兰丽普通后,便悄身走回了雷蒙与爱斯琼所在的卫士休憩室。半夜,雷蒙睡的正好时,突然觉得
自己被推了推,基于战士的直觉,他立刻惊醒过来,只见原来是兰丽在推弄他。兰丽的衣服拉的很低,只看的到脸
的下半部,以及微微透出的胸口,相当具有挑逗的意味。只见兰丽又推了推他,起身走到门口,又回过头看了他一
次,露出了淫荡又妩媚的愁容;光是那个唇形,就让雷蒙不自禁的下身一弹,二话不说,立刻起床,在不吵醒爱斯
琼的状况下尾随兰丽而去。


只见兰丽每走一段路,就回头瞧瞧,给予一个奖励的微笑,雷蒙心想平日总是吃不到矜持的爱斯琼,今天吃吃
兰丽也不错。又想,兰丽其实也很漂亮,不见得便比爱斯琼差了,心中更是窃喜,遂毫不犹疑的尾随兰丽而去。七
转八转,两人来到了一间幽静的石室,见到兰丽这样的诱惑,雷蒙再蠢也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猴急的雷蒙,呼吸
急促就想冲上来抱住兰丽,只见兰丽轻轻一闪,便躲过了雷蒙的拥抱。兰丽伸出双手,抚摸着雷蒙壮实的胸口,将
雷蒙推倒在石床上,自己跪坐在雷蒙身上。雷蒙虽觉奇怪,兰丽怎么有这么大力气能推倒自己,然而色字当头,什
么都不管了,哪还有闲功夫在意这种事情?只见兰丽温顺款款的抚摸自己身上,雷蒙也就放松身体,任由兰丽摆布
了,只觉兰丽的纤柔小手凉凉软软的,感觉异常舒服。兰丽缓缓解开了雷蒙的裤带,一根烫热硬物瞬间弹出,雷蒙
早已硬挺了起来,只等兰丽伺候。


只见兰丽用双手缓缓开始套弄雷蒙的分身,动作轻柔软腻,却让雷蒙的分身更显激动。兰丽双手一阵套弄后,
低下了头,将雷蒙的分身吞入了口中。雷蒙只觉瞬间全根尽没,来到了一个湿凉滑润,紧窄又不断蠕动的窄小空间,
不但兰丽的舌头上下翻弄舔吮,便是口中各处也均有如吸盘般忽松忽紧的按摩着雷蒙的分身,此外兰丽的双手也没
闲着,一手玩弄雷蒙的阴囊,一手却向下一探,将手指深入了雷蒙的后庭之中,用指甲刮弄着直肠中靠近前列腺的
部位。就这么紧缩吸夹、含舔吮弄,没多久,兰丽高超的性技就让雷蒙射了出来。雷蒙只感到自己才刚要射,兰丽
的动作就很贴心的跟着加重加快起来,完全不需要提醒,极为善体人意。雷蒙一阵心喜,就这么一阵呻吟,射了出
来。此时,兰丽更是加速挑逗,让雷蒙射的更长、更久、更多。这一辈子,雷蒙还没享用过这么高超的技巧,直喜
的他心想今后绝对要好好善待这名有些怪异的夥伴,如此今后自然艳福无量了。


兰丽将雷蒙射出的所有精液,一滴不剩完全喝了乾净,探起身来用双腿按住了雷蒙的两腿,跨骑在雷蒙身上。
雷蒙笑着等待接下来的服务,半点也没奇怪兰丽的怪异行为、以及她的不发一语。只见兰丽缓缓褪去套头的披风,
让某头青丝如瀑布般落下。雷蒙镇静的看着眼前景致,却突然发现,眼前的兰丽眼中怎么没有瞳孔?只有一片淡蓝
色的东西来流转着。‘兰、兰丽,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雷蒙愣道。兰丽媚笑一阵,双手在脸上一阵揉搓,只见
兰丽的脸皮好像突然松弛了般,随着兰丽的双手一拉,整个头脸上身乃至双手的皮肤全都被撕了下来丢至一旁!撕
去皮肤的兰丽,赫然便是那’胶状兰丽『!雷蒙乍见此景,吓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见胶状兰丽的喉间依稀有些白
色液体在浮动,却是他刚刚射出的精液。总算雷蒙的战士本能并未搁置,口中大骂:‘你这怪物!把兰丽怎么了!
『双手便朝胶状兰丽挥了过来,却见胶状兰丽轻轻一挥双手,接下了雷蒙的双拳。


雷蒙只觉得自己的双拳击在软橡皮上,而软橡皮竟然包住了自己的双手,硬是把自己给摊平在石床上。此时雷
蒙四肢都被胶状兰丽紧紧扣住,除了口中大骂,完全没有办法动弹。胶状兰丽一阵媚笑,虽然通体淡蓝色,依然让
人看了心跳。她对准了雷蒙的胯间,缓缓的将腰身落下,然而,胶状兰丽的两腿之间,并没有任何的洞口或裂缝。
‘咕噜『一声。雷蒙刚射完的分身,竟然被直接吞入了胶状兰丽的体中。雷蒙只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感触包裹住自己
的整根分身。那是由无数的黏液块互相揉搓蠕动所构成的,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惊人快感。胶状兰丽的股间以惊人
的活跃度来回抚弄雷蒙的阴茎,很快的,雷蒙再度硬挺了起来。这种混合了紧窄、滑润、柔腻、紧缩、套弄、蠕动、
翻滚、扭震各种动作的快感,逼使雷蒙的阴茎不断违犯主人的自制,将大量的快感传送到脑中。雷蒙可以清楚的看
见自己的分身在胶状兰丽腹内被揉搓的情形,这种视觉上的刺激更是强化了快感,很快的,雷蒙就在那半透明的体
内喷射了出来,只见一团白色的漂浮块状物自雷蒙的分身前端吐出,在胶状兰丽的小腹内飘游着。


但是这还没结束。胶状兰丽的臀部突然延伸出有如尾巴般的触手,探入了雷蒙的后庭之中。触手在肠内不断蠕
动,更刺激了雷蒙的性欲。胶状兰丽的身体没有丝毫放松,继续的吸吮雷蒙的分身,她把身体沉下,让自己整个抚
盖住雷蒙的周身。胶状兰丽将身体与雷蒙接触的部分,化作了无数纤细的触手,爱抚雷蒙身上每一寸肌肤,脸上却
依旧是深情款款的媚笑模样。雷蒙就这么一次、两次、三次,不由自主的接连射精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雷蒙几乎
已经射不出来了,每一滴精液都被胶状兰丽吸个精光,在她的小腹中化成一大沱漂浮的白色液体。雷蒙只道事情将
要结束,却见到胶状兰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极为妖媚的愁容。就在这一瞬间!雷蒙感觉到一种从未经历过的感触
窜入阴茎内,沿着射精的管道搔爬上来,原来那是胶状兰丽的身体!胶状兰丽将自己的一部分身体化成细条探入雷
蒙的马眼中,一路侵入到雷蒙的膀胱内。阴茎内部敏感的黏膜受到黏液触手的激烈蠕动,阴茎外部的所有皮肤,也
被黏液块激烈的蠕动按摩着。雷猛感觉到自己全身都要被胶状兰丽包裹住,超越人世间的快感渗透入雷蒙身体的每
个角落。胶状兰丽忽视于雷蒙的唉嚎,持续的将身体送入雷蒙的尿道中,让触手爱抚着雷蒙的尿道,刮弄着雷蒙的
膀胱。强烈的快感再次包围雷蒙,只见雷蒙的阴茎在胶状兰丽的体内不断抽动,喷出来的却是大量的尿液,放射的
快感沿着雷蒙的背部流窜,让整条脊髓都为之耸立。


此时,雷蒙身体里的精液与尿液都喷光了,胶状兰丽索性将大量胶液注入雷蒙体中,又让探入尿道的触手高速
震动,催促阴茎加速射精,射无可射的雷蒙,最后射出来的是带着血丝的黏液……经过了数个小时后,在这迷宫深
处的昏暗石室中,胶状兰丽彻底的榨乾了雷蒙体内的每一滴水分。胶状兰丽看来湿润无比,雷蒙却已经话做了乾尸,
就如同佛顿死时的惨状普通。胶状兰丽体内混杂着各种色彩的液体,只见这些液体,有的混合,有的散布,逐渐在
胶状兰丽身上调出了色彩。于是,胶状兰丽原本淡蓝色的身躯,变成了雪白的肌肤,瞳孔变成漂亮的绿色,嘴唇是
艳丽的红色,头发是漂亮的棕色。虽然这跟真正的兰丽色彩不符,却变的更像是人类。只是,胶状兰丽依然是』胶
状‘的,她有了色彩,却还是没有真正的身体,真正的肌肤与毛发,她的两腿之间,也依然是一片平坦无痕,没有
洞口、没有裂缝,没有纤嫩的花瓣与诱人的豆蔻。『我……’胶状兰丽接收了三人份的营养,终于会开口说话了,
只是,那声音就像口内含着水讲话普通,难以听的明白。


『我……要……身……体……‘爱丝琼正在作春梦。她很少作春梦;即使自己是个青春年少的美女,但因奉献
神职,严守纪律,平常连跟同龄男性说话,都觉得是件很受不了的事情。然而,她仍然是个正常的女人,所以有时
候她依然会梦见潇洒的白马王子轻轻的拥吻她。只是,这一次的春梦似乎做的过了头。白马王子吻着吻着,竟然吻
到了她的胸乳,甚至到了她的触女禁地。『啊!’察觉不对劲的爱丝琼张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的两腿被拉了开,某
个棕色长发的女子正在她的方寸之地舔弄着。虽然这带给她相当大的快感,但是她的矜持与高贵,不允许她这么做。
『你在做什么!兰丽‘虽然发色不同,但眼前这个女子确实是兰丽没错。爱丝琼怒叫着,伸出双手想要推开兰丽的
头,却发现兰丽的身躯泛着一层光泽;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层黏液。


『兰丽!你身上这是什么!好恶心!‘爱丝琼不敢伸出双手,扭动两腿,试着想要摆脱兰丽那正在舔弄她阴唇
的舌头。然而奇怪的是,爱丝琼明明已经把双腿缩紧了,阴唇上那舔弄的羞人快感依然存在着。『这、这是怎么回
事?嗯……’虽然满是好奇与惊讶,爱丝琼还是忍不住那股逐渐提升的快感。『兰丽,你到底对我做了什。‘话到
一半,爱丝琼发现她讲不下去了。因为眼前那全身黏液的兰丽,竟然没有嘴巴!整个脸上都很正常,就是嘴巴那边
平坦一面,什么都没有,好像兰丽生来就没有嘴巴似的。只见兰丽的双眼『笑’了起来,爱丝琼感觉到身下那股舔
弄快感急遽升高,她娇柔的呻吟了一声,忍不住略略分开双腿一看。只见兰丽消逝了的那张嘴巴,竟然黏在自己的
密穴口上,隐隐可见嘴唇一蠕动,就是一阵快感冲入爱丝琼的脑海中。爱丝琼吓呆了。只见兰丽双手握住了爱丝琼
的两脚,大力拉开,爱丝琼的惊叫声中,双腿已经以几近一百八十度的大角度开启,兰丽的手突然伸长了一倍,将
爱丝琼的双腿扯往两旁,将爱丝琼整个倒吊拉起。爱丝琼此时面向胶状兰丽的下体,只觉得下半身筋骨欲裂,痛的
叫了出来。


『兰丽!放开我!你做什么!‘爱丝琼大叫大哭,兰丽只做不知,将脸凑到了爱丝琼的秘处,便看到那片嘴巴
重新黏回了兰丽脸上。只是,从兰丽口中却吐出了常常的舌头,开始逐渐深入爱丝琼的处女肉壶之中。这个兰丽不
是别人,正是接收了三人营养的欲望之蛊。胶状兰丽。她利用佛顿诞生,利用兰丽获得人型与知识,利用雷蒙获得
进一步的营养与智慧,如今,她还需求一个用来呈装身躯的『容器’。胶状兰丽的长舌不断探入爱丝琼体内深处,
让她既痛苦又有快感。此时,爱丝琼才发现眼前这兰丽的下半身,竟然没有任何的女性器官,这才知道事情不妙。
『你不是兰丽!你是谁?你……你不是人!?‘倒吊着的爱丝琼一边忍受痛苦与快感,一边颤斗着大叫。此时,胶
状兰丽的口中除了原有探入爱丝琼密处的舌头之外,又冒出了许多粗大触手,这些触手开始刮弄爱丝琼的大小阴唇,
吸吮爱丝琼的阴核,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让爱丝琼忍不住大声尖叫。胶状兰丽对于爱丝琼的吵闹感到了不悦,感情这
种东西,是到她接收了第三个人的营养后,才逐渐略为能了解的。她一方面惊于自己竟然也有了『不耐烦’的『情
绪‘,一方面也想着该怎么让爱丝琼闭嘴。


爱丝琼大吵大闹中,发现眼前胶状兰丽平坦一片的下腹部,竟然长出了一根物体,这物体就像是佛顿死尸跨间
那玩意还没乾枯之前的模样,她很快了解到,这是一根阴茎。这根阴茎疾速长大,很快的成为一根壮硕粗长的肉棒,
上面甚至还有一个马眼,就像真正的男性分身一样。爱丝琼拼命的甩动头部,死也不让胶状兰丽将那物体插入自己
口中,于是胶状兰丽将口中伸出的触手急速蠕动了一阵,探入爱丝琼阴道中最粗的那根,则一口气贯破爱丝琼的处
女膜。随着爱丝琼一声凄厉的惨叫,胶状兰丽将自己的阴茎塞入爱丝琼的口中,直达喉头深处,这种感觉让爱丝琼
急欲做呕,又苦又痛,伴随着惊人的快感,若不是爱丝琼身为牧师,精神力比常人强韧一等,早已昏了过去。


胶状兰丽一面抽动口中的触手去奸淫爱丝琼的肉壶,一边前后扭动腰部,让粗大的阴茎在爱丝琼的口中进出,
不久,阴茎中便开始喷出大量的黏液,爱丝琼的口内都被塞满,如果不喝下去,就要塞住鼻孔而无法呼吸,于是只
好拼命的喝下肚去。爱丝琼喝下的液体是什么,便是那可以将痛苦转化为快感,快感更为升华的催淫营养剂。受到
胶状兰丽的触手攻击,初嚐人事的爱丝琼很快达到了高潮,这是她生平第一次享用到性爱的快感,虽然又是害怕、
又是讨厌,心中却有些恋恋不舍。胶状兰丽一边爱抚着爱丝琼,一边逼迫爱丝琼为自己口交,身体却逐渐摊软下去,
变成一张人型的胶床般,上面则囚禁着正被迫行淫的美女。只见胶状兰丽抽回了所有触手,缩回了爱丝琼口中的阴
茎,用那似乎可以无限延伸的双手,将爱丝琼整个人提起来换个姿势,让她仰躺在自己身上。爱丝琼的神志兀自迷
迷糊糊,便已经整个人沉入了胶状兰丽的体内;或者说是被胶状兰丽给吸入了。才被吞入,呼吸困难的爱丝琼便吸
了两口胶状兰丽的体液,后来更是胶状兰丽主动将体液逼入了爱丝琼的肺中,爱丝琼只觉这些体液极是恶心,却不
再让她感到呼吸困难。接着,爱丝琼却很快感觉到,她皮肤所及的体液,瞬间都化成了粗大的触手,开始对她全身
爱抚起来。


这惊人的快感让爱丝琼的脑袋彷佛受到巨震普通,身体所有的孔洞一下子都被滑腻的触手侵入了,嘴巴、鼻孔、
耳朵、肚脐、阴道、后庭、尿道,每一处洞孔都遭到激烈的爱抚,就连眼珠也被按摩着。一瞬间,整个人都被黏液
所淹没,带来的是人世间不可能尝试到的快感。触手在她的阴道、直肠与尿道中快速抽插震动,子宫与膀胱中的触
手也不断翻滚骚动着,乳头与双乳彻底的被揉捏爱抚,肚脐也被触手深入搅动。接二连三的高潮不断,爱丝琼体内
的水分不断喷出,又被不断灌入,外面看来,只见爱丝琼全身裹在一层厚重的人型塑胶衣中,在地上不断僵直扭动
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爱丝琼的蠕动渐渐平缓了,从胶状兰丽望向里面,依稀可见爱丝琼因为受到连续的高潮刺激,
已经灯枯油近,离开人世。只是,那漂亮的躯壳在胶状兰丽的体内,依然保存的白璧无瑕,就像最精致的洋娃娃一
样。胶状兰丽缓缓站起,爱丝琼的尸体在她体内,随着她的动作摆动着、飘荡着,就像悬丝玩偶般,了无生气。只
见胶体内的物质不断蠕动,灌入了爱丝琼体内每个孔洞,胶状兰丽逐渐缩小,变成一层包覆在爱丝琼尸体外的透明
胶衣,失去了支撑的爱丝琼的尸体,顿时软倒在地,悄无声息。


好半晌,只见爱丝琼的尸体活动了起来,撕去体外的胶膜,站了起来。爱丝琼原本灿烂的金发逐渐变成了棕色,
眼球从蓝色变成了绿色,皮肤变的更加漆黑,嘴唇变的更加红润,活脱脱是个胶状兰丽版本的爱丝琼,而且,比之
前的爱丝琼更加美艳动人;完美的脸庞,完美的身材比例,丰胸细腰、翘臀长腿,足以让全世界的雄性生物疯狂。
只见爱丝琼媚笑了一声,伸起双手仔细审查,又抚摸身上各处,仔细的确认了自己的身体后,捡起了地上原本属于
以前爱丝琼的衣物穿上身,用那柔美悦耳的声音笑道:谢谢你们四位让我诞生、供给我营养、给我知识与身体。我
一定会善加利用,让这个世界变的更加有趣的。『顿了顿道:‘为了纪念你们,我的名字就叫做丽琼芙蕾,愿你们
在地狱,也能与我共享至高无上的快感,哦呵呵呵呵……『高笑声中,新生的欲望之蛊。丽琼芙蕾,缓缓走向了迷
宫出口,踏上她淫乱人世大地的旅程。迷宫之中,依然是幽暗、浑沌、漆黑、死寂,潮湿而郁闷的空气充斥着可见
的每一处空间。唯一不同的,只是多了四具骸骨,少了一个被封印以久的远古恶魔。


【完】